在中国,80%以上的粮食都是由小农即家庭农户提供的,家庭农业的意义尤其重要。联合国2014年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从事农业耕作的人口只有2亿左右,却为13亿人口提供着粮食。这些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农,汇聚成了农业和粮食生产的主力军,他们的耕作实践直接影响着农业生态系统,维系着城市居民的餐桌安全。

以下是来自9位农民从事生态种植的故事,听听那每一颗稻谷背后的声音。

 

1江西 姚慧峰

做有种的农民

只种植古老的原生水稻种的代表。他扩大种植口感好的品种,口感差的就小面积种植,保存着国内传统而珍贵的稻种资源。戴着眼镜的姚慧峰不像一个农民,他考上了大学,在大城市工作,5年后却回家种地。刚返乡时,父亲觉得“脸上没光”,而两年后他成功种出有机稻米,产值颇高,周围的村民也主动要求加入合作社。他的口头禅就是“做有种的农民!”

 

2北京 石嫣

居于田而识美,耕于田而为善,思于田而修真

石嫣可能是中国学历最高的农民,她穿着布衣上电视做访谈,也挽起袖角顶着烈日下地锄草。这位清华大学社科院的博士后种菜6年,餐桌上的蔬菜、水果都出自她自己的农场。有农民在茄子遭到虫害时,不忍心眼看收成毁掉,偷偷打了农药,被石嫣发现了,结果是一地的茄子连根拔掉,一个不剩。坚持有机的耕种方式,面对农药化肥,这位专家姑娘绝不妥协。

 

3珲春 林魁

候鸟天堂,种植人与大雁共享的生态大米

林魁对大雁有特殊的感情,他耕种的14晌稻田位于“敬信湿地”的中心区,也是每年成千上万的大雁迁徙的中转站。由于不施用农药化肥,这些大米非常受大雁的喜欢。农户们等大雁吃完以后才收割,政府也会根据农户的损失进行补偿,生态的种植方式既产出了好大米,又保护了湿地候鸟。

 

4新疆 赛买提•阿吾提

维吉达尼,维吾尔语里的“良心”

赛买提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都放弃了土地,外出打工。67岁的赛买提和老伴耕种着家里的22亩鹰嘴豆田,家里的一匹老马是最贵重的财产。由于阿克苏乌什县亚科瑞克乡地处偏远,颗颗饱满的鹰嘴豆也无法在当年卖完,只能放到第二年贱价处理。赛买提是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在耕种上也坚持信仰,50年没有使用一滴农药一袋化肥。老人今年很开心,他加入的维吉达尼农民合作社,把这些高品质的鹰嘴豆全部收购了。维吉达尼在维吾尔语里是“良心”的意思。

5广西 覃建秋

一个年入百万的农民养成记

初见这个身材矮小健硕、略带羞涩的农民,很难将他和一个靠种菜养猪年收入百万的人划上等号。200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来到马来西亚的生态农园教当地工人用古法榨糖。他一边教当地人制糖,一边饶有兴趣地观察这个不用化肥、农药,提倡自然农法的家庭农场。回到广西以后,覃建秋开始自己的生态创业,他秉承传统工艺,赶鸭,喂鱼,养猪,种菜,挖藕,榨糖,酿酒,做米粉,尽现一个农民所有的智慧与勤劳。途径柿子树下时,覃建秋甩掉鞋子,三两步攀上四五米高的枝丫,树下的水牛亲切的向他伸出舌头,仿佛问候一位相识已久的朋友。

6广西 覃安福

坚持传统农耕技巧,希望成为新时代的农场主

覃安福是侗族,普通话不流利,说话做事都慢吞吞。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出一个大学生不容易,父母很希望他在城市里谋得一份工作,但覃安福觉得无法适应城市的生活,返回侗乡当起了农民。他坚持使用传统的农耕技巧,用辣椒水驱虫,牛粪施肥,把田埂上的草割下扔回水田喂鱼。有一次,饭店以比市场价高5元的价格跟他收购野生黄鳝、泥鳅,竟然被他拒绝了。后来才知道,野生黄鳝、泥鳅非常难打捞,当地人都是用电击的方式,覃安福觉得这是对生态的破坏,拒绝用这样的方式增加收入。

7黑龙江 杜中才

不施用农药化肥的稻田,可以放心地让孩子们在田里玩耍

杜中才从祖父辈起就在东北的黑土上种植五常大米。过去他以为化肥可以增加地力,农药可以保障收成。几十年化肥农药的使用却使农田环境变差,身体健康也受到影响。在女儿的提议下,两年前老杜开始用生态的方式种植稻米。不使用农药化肥后,田里的改变非常明显:青蛙多了,野鸭回来了,水洼里出现了小鱼。老杜说,这下可以放心地让孙子在田里玩耍了。

8北京 黄志友

享受干净的食物,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和尊严

 

黄志友是一个城市农夫。在农药、化肥、抗生素被滥用的今天,消费者和生产者开始相互支持和拯救。黄志友作为小毛驴市民农园创始人之一,把 “社区支持农业”(CSA)模式引入城市 ,种植生态农作物,再配送到会员家里,为一些家庭的餐桌提供了新选择。他认为,这样的模式未必能成为食品供应的主流,但是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一种积极尝试和补充。

 

9河南 白飞

保护生物多样性的麦田守望者

返乡第一年,白飞承包了村里租金最低,但随时都会被河水淹没的河滩地。他种植的小麦,杜绝了昆虫小草土壤最害怕的农药、除草剂、化肥,采用烟叶水、沼液来防虫,用有机肥恢复土壤的健康与活力。三年过去,看着麦穗上的增多的食蚜蝇,看着七星瓢虫飞来飞去,白飞停止了烟叶水和沼液的喷洒,以保护这些小虫子。益虫与害虫相生相克,生物多样性的好处渐渐显现,今年的小麦不仅没有因为虫子而减产,反而产量还增加了。